【修伞】生死祭

※和亲爱的 @阿夕席洗细 的联文。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辣鸡的我。


起始局01


白茫茫的一片。

苏沐秋清楚地记得那一阵自身体左侧蔓延开来的剧烈的疼痛,以及周围人群惊恐的尖叫声。

他的脑子有点懵,毕竟,谁也不知道死后的世界具体是什么样子的,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确是死了。

所以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吗?空荡荡白晃晃的,比医院的白还要冷寂上百倍,除了自己的魂魄,什么都没有,如果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关上几小时,估计是要疯掉的。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沐秋的意识突然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奇怪阵法唤了回来。那是一个有着奇怪黑色线条的圆,弯弯绕绕的曲线看久了就让人觉得头晕。有些奇怪的符号,看着就像外星文字,他能认得的,就两个字,顶端的生,和底端的死。

“你没有死,”不知何时出现的黑影隔空站在了圆心,苏沐秋看不清他的样子,也听不清他的声音,他好像没有开口,但是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却直接而又明确地传达到了他的脑子里,“但也不算活着。”

“夹在生死门之间的游离者,你,想要重新得到你原来所拥有的一切吗?”

“这不是废话嘛!”苏沐秋握紧了拳头,“虽然搞不懂你装神弄鬼的到底什么意思,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是想要活着的!“

“那就去找吧,找到一个能接触你的生者,找到了,就带他来生死祭。”


什么?

一句话都没听懂的苏沐秋来不及多问,就在一个呼吸之间,重新回到了他出事的地方。

现场仍然是杂乱无章的状态,挤来挤去的人群围着警车议论纷纷,身体在中心精神却在外围的苏沐秋有点懵,他试图往里面挤,却因为人群太过密集屡战屡败。能接触到人和物体,这说明自己并未完全成为灵魂,但是,他的碰触却没能给他们带来一丝丝的影响,这大概就是那个神秘人所说的,非生非死的状态了。

游离者啊生死祭啊这些他从未听说过的词汇对此时的苏沐秋毫无用场,但他至少对一点十分清楚,如果想要活过来,就要去找到那个可以能看到自己,被自己影响的人。

“全世界那么多人,光找人都不知道是不是得找到猴年马月去了,”苏沐秋有些无奈的鼓起嘴巴,然后晃了晃脑袋,提起手臂往自己脸上一拍,“总会有办法的。先找人!”

心再宽胆子再大的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都是茫然无措的,更何况苏沐秋他还是个未成年。如果真的因为出事故而死亡,倒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纠结了。他知道自己唯一的亲人在得到通知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伤心欲绝的心情,但是他没有办法去安慰她,更没办法让她得知自己现在的状况,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总得想着如何解决,尽快找到那个能和自己沟通的人,拜托对方帮忙向沐橙报个平安才是目前最合理的安排。


在这之后的半个月里,苏沐秋从杭城为起点,开始了漫长的寻人之旅。他找过那些在街头摆摊算命的神棍,也找过那些都市传说中开了阴阳眼的人,可惜的是,就算他们当中真的有那么一两个可以看见亡灵的,鉴于苏沐秋本人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亡状态,根本没办法和他们有任何接触。这种针对特殊人群的寻找方式,目前看来毫无效果。

“至少吃喝拉撒睡都不需要担心了。”疲累也只是由于找不到人产生了心理效果,苏沐秋忙活了这么久,这具游离者的身体倒是没有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蹭上了往火车站开去的公交车,想要去别的城市找找。


半小时后。

“……”

看来是不用坐火车了。

苏沐秋站在候车厅,面无表情地撕下贴在额头一张鬼画符,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严肃摆着除妖姿势的同龄少年,嘴角抽了两下。不知道能这么快找到人算不算好运,但是,眼前这个人,衣服皱巴巴,头发乱糟糟,一副离家出走多时的不良少年样,实在是,看起来,太不靠谱了。


“把动作收收,”苏沐秋叹了口气,“没看旁边那位大婶都打算拨医院电话了嘛。”

少年闻言收起了动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目前精神还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他用一双乌黑的眼瞳从头到脚把苏沐秋打量了一遍,皱起了眉:“你……不是亡灵。”

“按照那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的说法,我应该是游离者吧,”苏沐秋耸肩,“他让我来找能接触的生者,啊,应该就是指你,我需要在你的帮助下找到恢复原样的办法。”

“那就好说了,”严肃的少年瞬间上演换脸,变成了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咱先来谈谈报酬问题。”

“啊?”

“你有吃的吗?”话音刚落,少年的肚子就十分配合的,发出了“咕~”的一声。

“……”


乖巧的小姑娘又端了一碗菜上桌,往凳子上一坐,看着对面狼吞虎咽但吃相却不难看的少年,好奇地眨了眨眼。

“既然你知道那么多关于哥哥的事情,那么我也相信你是哥哥的朋友,但是,我不是很懂你说的那些……”

“没关系,”自称叶修的少年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地忽悠道,“反正你可能会看到我们捉鬼的,时间久了就懂了。”

“啊呀你打我干嘛,”叶修突然对着旁边的空气说起话来,“我们还要在你家住这么久呢,肯定瞒不了她,还不如老实交代了,你看你妹妹现在多开心。”

“你这家伙蹭吃蹭喝还要住我家!”苏沐秋吹胡子瞪眼,“你要不要脸呐!”

嘴上虽然这么抱怨,但其实他心里还是很感谢叶修的,至少,因为叶修带了的消息,苏沐橙虽然眼眶还是有点红肿,但看上去比刚开门时的样子精神了很多。


跟着叶修进了自己的房间,苏沐秋盘着腿坐在床上,看着他打开行李箱往外掏稀奇古怪的道具。

“你离家出走不带钱带的什么东西……有没有好好做过准备啊。”

“没有,”叶修一脸理所当然,“东西是我弟的,我顺手拿了行李箱就出来了。”

在心里为远在北京的叶弟弟点了根蜡烛,苏沐秋在看到叶修拿着一本厚厚的书一脸严肃往自己对面一坐的时候,一起严肃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选中的是你,”叶修翻开书,手指沿着一行行字滑动,“我来简单概括一下,就是,你如果想要拿回身体,就得找到一个可以沟通的通灵者,和他一起收集来自亡灵和生者的死气以及生气,在量满的时候,生死门开启,生死祭开始,祭司会拿走他想要的东西,归还你的身体。”

苏沐秋瞳孔一下就放大了,如果叶修所说的是真的,那么留在事故现场的,绝对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已经被那个所谓的祭司带走了,用来作为和他交换东西的筹码。

“交换什么,我身上没有什么足够用来交换的东西啊,还是说他要的是我所收集来的生气和死气?”

“不是,生气和死气只是开启门的条件,”叶修解释,“书上没说要交换什么,毕竟生死门都有几百年没开了,这次你躺枪倒是躺得挺突然,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到时候总会知道的。”

苏沐秋狐疑:“……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叶修摸了摸脑袋,有点纠结地回答:“从某种意义上说……家学渊源吧。这次离家出走也挺突然的,啥都没准备,为了感谢你的收留,我会帮你的。”

我还没有说要收留你啊……苏沐秋想了想没说出口,毕竟除了叶修,他也找不到其他能帮到自己的人了。


TBC

 
评论(18)
热度(104)
© 花式卡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