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叶苏】冥婚

※37活动文,同时也是tag破5000贺文,撒花~

※和以前不太一样的尝试,狗血且雷且OOC,阅读需谨慎。

※咳,某个需要隐藏的部分到时候会发在论坛里,发完之后这边会上链接。


四九城里的叶大少爷要成亲了。

这本是件喜事,但从那些自叶府进进出出的主人仆从脸上,人们却看出了些许微妙的东西。尤其是那叶二少爷,天天脸黑得如同被自家大哥抢走了未婚妻一般。反倒是叶大少爷本人,见人就乐呵呵的,打个招呼,就会回你一句有空来喝喜酒。

叶大少爷这反应要放在寻常人身上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但你只要多打听几句,就能被吓得起一身鸡皮,究其原因,不过是一直看自家大儿子不顺眼的叶老爷,给叶大少爷订了门亲事,然而这结亲的对象,是个死人。


叶家是书香门第,这一代代下来,出了无数状元榜眼,偏偏到了叶老爷当家的时候,家里出了个奇葩。

叶大少爷本身也是极聪明的,在学堂里,背书识字总是胜过旁人许多,叶老爷每次听先生夸奖,都是抬头挺胸骄傲得不得了。

可惜天意弄人,在十岁的时候,叶大少爷失踪了,等急得团团转的叶家把人找回来,手里紧紧攥着一把算盘的叶大少爷却从此爱上了做生意。

做生意哪行啊,这就不是读书人该干的事!叶老爷气得吹胡子瞪眼,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就是不顶用,最后只能袖子一甩,想着你要做生意随你,吃了亏,就会哭着回来乖乖念书去。

就这样,叶老爷抱着这么个念想等啊等的,等到叶大少爷年岁不小了,开的商行都快全国连锁了,都没等到儿子回心转意。

早就看开的叶夫人劝道:“你看儿子都这么大了,生意做得也挺好,就随了他吧,大的不行,不还有个小的嘛。他今年老大不小了,不如给他找门好些的亲事,咱大儿子机灵,下一代肯定也聪明,这次好好养孙子不就得了,我看那陈媒婆介绍的李家小姐就不错。”

“是不错,但人读书人家的大小姐,哪能嫁咱这一身铜臭味的臭小子,这不是占人家便宜!”叶老爷不乐意,“我听说杭城那苏家最近在托人打听,好像是有意在北方寻一门亲事,反正都是做生意的,我看着还成。”

叶夫人也知道自家老爷的脾气,见给叶大少说亲的事已经提上了日程,就没反对。


第二日,叶夫人就把那苏家托付的媒婆请上了门,见叶老爷端坐于堂上,一副我只喝茶啥都不管,耳朵却使劲往边上凑的样子,既无奈又好笑。

这媒婆本是眉开眼笑的讨喜样子,一听叶夫人问起了苏家小姐,脸色却异样起来,又见叶夫人吩咐小厮把叶大少爷请来,就知道这是闹了个乌龙。

“叶夫人……”媒婆神色犹豫,不知该如何开口。叶夫人倒是抬手制止了她,示意一切等儿子来了再谈。

这哪能等啊,媒婆急了,就怕一个闹不好,最后被叶家给打出去。但叶家二老根本没给她说道的机会,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数落起自家儿子,说着说着,就把叶少爷给等来了。


叶大少爷一身长衫风度翩翩,不紧不慢地往屋里走,身后跟着个幸灾乐祸的叶二少爷,两位少爷明明长着一张脸,但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就算是陌生人也能分辨出哪个是哪个来。

“叶修啊,”叶夫人招招手,让儿子到身边坐下,“你也不小了,也该早些着成家了,爹娘想着你不是爱做生意么,就给你相了门亲事,对方也是商人家的姑娘,你们应该说得来。”

叶大少爷落座,一听叶夫人的话,挑了挑眉:“哟呵,爹不一直说我成亲是害了人家姑娘嘛,这次倒是乐意放我出去祸害人了?我可先把话说前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我这不顶用。”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叶老爷吹胡子瞪眼,要不是情况不方便,估计接下来就是一顿说教。

叶夫人安抚着拍拍叶老爷的手,同时对儿子使了个眼色,接着就转身对媒婆笑:“见笑见笑,您现在可以好好说说了,敢问这苏家小姐闺名是甚,芳龄几何,您手头可有画像?当然,若有相片,那就再好不过了。”

“娘,您老就歇了这心思吧,看看咱叶老爷这脾气,连媒婆都被吓着了,更别说您想要的儿媳妇,估计身娇体柔的,不得被吓病了。”叶修呵呵一笑,托着腮,神色莫名地向媒婆望去。

本就满头大汗的媒婆被叶大少爷这一看,不由地打了个寒颤,话都几乎是说不出来了。这叶大少爷进门时脸上几分轻佻,没想到认真看起人来,能把人吓成这样子。看他这态度,分明就不想成亲嘛。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一家子都如同叶夫人这般热情,知道结果后身为媒婆的她反而难做。

心想着早晚都得说,媒婆咬咬牙,解释起来:“叶夫人,我觉着您大概误会了。苏家是有个小姐,可这回我不是为这苏小姐来北方说亲的。”

“我和寻常的媒婆不同,我说的呀,是鬼媒。这苏家啊,刚刚死了个儿子。苏少爷生前俊俏又聪明,可惜遇上了意外,家里长辈心疼他早早就去了,就希望给他找个伴,想着就近找了,周围都是熟悉的,不太好意思,就托我到北边看看,我也是刚到北平,想找当地的媒婆打听打听,谁知传着传着就变成了给苏小姐说媒了,画像倒是带了,但您也不需要啊,这可是……”


叶老爷和叶夫人听了这话,惊得目瞪口呆,反倒是叶修,憋不住嗤嗤笑出了声。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便伸了个懒腰站起了身,慢悠悠踱步至媒婆身边,随手就把画像捞了过来。

“带都带来了,就让咱家二老看看呗。”

二少爷叶秋此时内心充满了对自家爹娘的同情,看看,不经叶修同意就随便替他决定亲事,被抓住个错处,不得被嘲讽上个把月啊。

等啊等的,等半天没等到叶修开口,叶秋觉得奇怪,转头就见叶修神色惊异,眼珠子不停地对着画卷上的名字和人像打转,嘴里轻声念叨着什么。

叶夫人好不容易会过了神,趁叶老爷没发火,赶紧打圆场:“你看,这苏家不是的确有个小姐嘛,既然哥哥这么优秀,妹妹一定也不差,我看咱不如将错就错,看看这苏小姐……”

“不用。”叶修合上画卷,叹了口气,回身看着愣住的叶夫人,神色淡淡,“就这个吧,这个挺好。”

“好个屁!”叶老爷把茶杯往桌上狠狠一拍,平时绝对不说的脏话都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这是要给我娶个男人,还是死掉的男人回来不成!”

“您又管不了我,”自从看到了画像,叶修就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心思全然不在这屋内了。他做事向来有决断,做了决定,是谁也劝不住的,当初决定经商也好,现在决定和苏少爷成亲也罢,最后妥协的总归是叶家二老。

连吵架的机会都没给,叶修拿着画像就出了门,留下了一屋子反应不过来的人。


这、这可算是个什么事啊!媒婆被收走了画像,没明白这算是说亲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叶夫人神情尴尬,有些莫名又有些生气,被儿子这一前一后的反差给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倒是叶老爷,前后态度极其一致,恨不得找一根棍子来把自家大儿子给抽死。

“这不行!这混小子咋想的啊!非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他要想娶人家还给嫁不成!我、我打死他我!”叶老爷狠狠地拍着桌子,手掌都拍得通红。

“爹,”一直在角落装空气的叶秋摸着心口,犹豫了几秒,劝道,“要不你答应哥了吧。”

“你小子也要跟着造反?”叶老爷眼睛都快瞪成铜铃了。

“不是……反正你都拗不过他,早晚都得同意,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叶老爷抄起墙角的扫帚飞快往外走,“我先揍爽快了再说!”


叶老爷火急火燎地走了,叶夫人送走了媒婆,让媒婆问问苏家的意思,回来就坐在椅子上发呆。

她现在是伤心的,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宠着依着,想着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能早点让自己抱上孙子颐养天年,谁知他看了幅画像,就楞给骗走了魂,轻飘飘一句话,就擅自给人生的另一半下了定论。

叶秋把手轻轻放在叶夫人肩头,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对叶夫人的抱怨也不作任何反驳,但他总觉得,叶修会做出如此决定,绝不是一时草率而为。

叶秋和叶修是双生兄弟,却毫无世人所说的双生子之间应有的默契,小时候还好说,长大了,性格更是南辕北辙,虽然感情仍然不错,却分明没有那种心灵感应。但此时此刻,他却莫名感觉到了一种酸涩的疼痛感自心脏产生,缠绕周身久久不离。

这种感觉,他十分清楚,是叶修的。

只是看到了那位苏少爷的画像而已,为何叶修会难受到如此地步,甚至直接影响到了自己。那幅画像,或许并不仅仅是一幅画像那么简单。

他当然也不乐意自己的兄长和一个死人结婚,叶修的性格思想杜绝了他再娶的可能性,这就意味着,他优秀的哥哥会一个人孤独终老,比起爹娘和自己,这件事对叶修而言,或许是最不公平的。

就这样吧,旁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替他做决定。叶秋将帕子递给叶夫人,默默叹了口气。


或许是习惯了,常年被叶修对着干的叶老爷最后还是妥协了,儿子大了,小时候就不好管,更别说现在。

让人意外的是,苏家竟然真的同意了叶修那不靠谱的求亲,两家商量了一番,最后把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三月七。


三月七,天阴,云有些厚重,风倒是不大。敲敲打打的锣鼓队随着花轿一起送到了叶家的门口。叶修上前,从花轿中迎出一个姑娘。姑娘未着喜服,打扮得倒是相当庄重,她手中抱着一个画框,画框中间的清秀少年笑得如同阳光般灿烂,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叹息一声老天不公。

婚礼按照叶老爷的意思,没跟着近期大热的西洋方式来,走的还是传统路线,叶修既然都娶到了想娶的对象,在这上面倒是随意的很。他站在大堂中央,手中牵着一条红缎,红缎的另一头,被苏沐橙绑在了画框上。

叶老爷高坐堂上,和身边的叶夫人一起打量抱着画框的苏沐橙,看着这么个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的标致姑娘,心中还是带着些许不满,要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叶修也该娶个如苏沐橙般的女子。

叶修不胜酒力,以茶代酒敬了客人几杯,后头的就都由叶秋挡下了。他犹豫了几许,看了看从偏门离开的苏沐橙,趁着众人都无暇顾及到他的一段时间,跟着溜了出去。


“你就是一叶之秋?”苏沐橙在偏厅等了一会,听到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抱着个小木箱子转过身来。

“对。”叶修看着眼前这张和苏沐秋有几分相似的脸,晃了下神,“我听沐秋提起过你,他老和我说自己的妹妹又聪明又乖巧,而且还是个大美人。”

“我也听哥哥提起过你,”苏沐橙弯弯眉眼,“他说你的经商模式很厉害,推陈出新,早晚能赚大钱。还说等到我们苏家变得家大业大的时候,就和你合作,一起当黑心商人。”

“他哪当得了黑心商人,最多就是有点小聪明,不过,凭他的天赋,我也相信他早晚有把苏家做大的那一天。”叶修听完,轻笑出声。

可惜,斯人已逝,他们也失去了合作的机会。叶修不说,苏沐橙也不提,他们的对话以苏沐秋为纽带展开,平淡得好像再过些许时间,苏沐秋就会笑着从门外进来,指责他们抛下他说悄悄话一样。

苏沐橙摸摸手中的木箱,把它递了出去:“哥哥以前都不会让我碰这个箱子,老和我说偷看他人信件是不好的行为,他走之后,我也没看过里面的内容,不过看你托媒婆带来的信笺,我便认出了你的字迹。答应你的求亲,也是我先提出来的,虽然对你感到抱歉,不过这也是出于妹妹的一点私心,总想着,哥哥如果能和一个如此聊得来的人在一起,他一定会开心的。”

“不,”叶修接过箱子,打开,看着那些虽然保存完好却明显有多次拆阅痕迹的信件,被信封上的墨迹刺得眼睛生疼,“你不需要道歉,反倒是我,该和你说谢谢。”

最上面的一封信,是他上个月寄过去的,犹豫了半个月才下笔,字里行间是难得的正经,想着苏沐秋看到信后会是暴跳如雷亦或是满面通红,却未曾料到,回信不曾等到,却等到了做鬼媒的媒婆。


告别了苏沐橙,抱着箱子回屋,叶修看着摆在桌上的画框,笑了。

“既然都让媒婆到我家来了,我就当你答应了。”

收存好苏沐秋唯一留给他的遗物,叶修坐到椅子上,拿起酒杯倒了两小杯酒:“你也知道我不能喝,但鉴于今天日子特殊,咱就喝一杯,我如果喝醉了,你也不许笑我。”

对着画中笑得十分开心的苏沐秋喝了一杯,叶修觉得头开始晕了,怕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在椅子上睡去,他一路飘到了床边,半晕半醒地躺了下去,开始自言自语。

“我本来还想着你会不会连信也不回了,直接跑北平来打我,按你这脾气,还真做得出来。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因为我抢了一件你看上的拍品,就硬生生追着我看上的那些商品给抬了好几次价。”

“……”

“嘿,谁让我们眼光这么一致呢,我一直觉得,你太有才能了,早晚有一天,能把全中国的钱都赚到自己口袋里去。”

“……”

“其实我们就见过一次而已吧,谁知道光写信都能写出感情来呢。结果你看,还是我先说了出来,你个胆小鬼。”

“你蠢就别诬陷人胆小。”

“你说谁……蠢……呢……”

叶修的紧闭着的眼皮子动了动,他觉得自己好像醉过了头,连幻听都开始出现了,以前喝醉也没这情况啊。

“你还不蠢啊,不蠢你还想要冥婚?”

不对劲,这声音太清晰了,就好像苏沐秋在对着自己的耳朵讲话一样,叶修猛地睁开眼睛侧头看去,视线里一片模糊,有个白茫茫的影子正躺在床的里侧一动不动。他尝试着伸出手去,触摸到的是一片冰凉。被刺激得一个机灵,不知怎地醉意就消去了些许,眼前正是一张放大的苏沐秋的脸,和画像里一模一样,此刻正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

“我是喝醉了还是在做梦?”

“要我咬你一口吗?”

眨眨眼睛,终于确定自己的的确确是见鬼了之后,叶修一个没忍住,伸出手,狠狠地将苏沐秋搂进怀里,被冻得打了个哆嗦之后,没有松手反而又加大了几分力道。


“所以说,你遇到意外之后,一直是这个状态?”叶修和苏沐秋并肩躺在床上,左手紧握着对方冰凉的右手。

“对啊,轻飘飘的,没人看得见也没人摸得着,等了半天也没牛头马面来收我,我就一个人乱转,看他们想给我说亲急个半死,谁知把你给说来了。”说到这,苏沐秋顿了一顿,心头涌上一股酸涩感,说不上是开心还是心疼,“我说你真是,欺负我做鬼就没法表达意见了怎地,没事和个死人结婚作甚。”

“不欺负你了,”叶修笑眯眯的,“你看你现在不是可以和我表达意见了么,以后想说啥说啥,我都听着。我陪着你呢。”

鬼就应该是冰凉凉的,但此时此刻,听叶修这不算告白但胜似告白的话,苏沐秋只觉一阵耳热:“你说你怎么突然就能看见我了呢?”

“不仅能看见还能摸呢。”叶修拿手指轻轻滑过苏沐秋的掌心,“我说,按照流程,现在可是洞房的时间,我们这样唠嗑,是不是太浪费了点。”

“浪、浪费什么!”苏沐秋突然磕磕巴巴起来,“许久不见,说说话不是很正常的么。”

叶修一个翻身,压到了苏沐秋身上,他轻轻地在对方凉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道:“那我做我的,你说你的。”

“鬼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自顾自地说话啊!”毫无新鬼自觉的苏沐秋在心底大声抱怨。


(此处省略你懂的)


第二天清晨,叶修是被叶秋的敲门声吵醒的,说是苏沐橙要离开了,是不是要去送送。

觉得自己大哥就是一个人睡了一夜的叶秋根本不知道屋里是个什么情况,要不是叶修出声制止,大概要直接推门而入了。

“矫情什么,你不让我看我还懒得看呢。”撇撇嘴,叶秋转身就走,“话我带到了,你动作快些。”

叶修看着身边慢慢睁开眼的苏沐秋,低声询问:“你家小丫头要走了,去送送?”

“送什么,”苏沐秋无奈地苦笑,“除了你又没人能看见我,送了还不是徒增伤感,你去吧。”

知道苏沐秋不是不想见,只是不喜欢那种面对亲人却不知的伤感,叶修也只能带着几分安抚意味地吻了下他的侧脸,起身下床穿衣。


苏沐橙是笑着和叶修告别的,说是要回家好好学习继承家业,让哥哥的愿望能早日实现。

“说不定还要常常麻烦你呢,我这可是有一堆问题需要请教。”

“好啊,随时欢迎。”知道苏沐橙已女子之身扛起家业有多不容易,更何况苏沐秋嘴上说着不见,心里肯定是念着这个妹妹的,叶修当然乐意苏沐橙常常过来串门。

得到满意的答复,苏沐橙点了点头:“我把哥哥交给你啦。”

“嗯。”虽然不是一个意思,但叶修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解读了苏沐橙的这句话,“谢谢你把他送来。”


回到房间,苏沐秋正安安静静地飘在床沿四处打量着,看见叶修回来,神色有些许紧张。

“没事,她还会常常过来的,到时候你跟在我后边,总不能一直不见吧。”把他搂进怀里,叶修用下巴抵着苏沐秋的发旋劝道,“不管怎么样,我在这。”

人生路漫漫,前世来生他管不着,但在今生这短短的一段路程里,不管旁人如何看他,他并不会感到孤单,能有只心仪的鬼一直陪着自己,也挺好的。

我们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竟然没有走到过岔路,这是一段连死亡都无法断开的缘分。我们都该庆幸,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能够让我们满足地过完一辈子。也感谢你,能够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END


最后上论坛地址~其实并不是很好吃(心虚)

http://www.yeyesusu.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8&extra=

 
评论(12)
热度(197)
© 花式卡文|Powered by LOFTER